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公车熟女  »  车震酒吧美少妇
车震酒吧美少妇
[ 夏日的傍晚总是那么的无聊,烦人的热浪总想把人推进有冷气的地方。百般无奈的我来到了一个不起眼的酒吧,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座了下来。

  两杯酒下肚我开始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不远处有一个独座的少妇,昏暗的灯光里我注视了一下她,她的乳房不大,我对豪乳性趣不大,虽说如此,看来也只能把乳交从性爱菜单中勾去--我总是想试试新鲜玩意。黑色的吊带短裙真是招人喜欢& lt;显的那么的高贵& gt;,不太张扬又凸显线条。略略突起的小腹总让人遐想联翩--山谷下的茂盛森林和小泉--起码我是这样想的。吧台的小圆椅是展示女体的最好道具:她懒懒的前倾,舒展开腰身,双肘支在吧台上,摇着手中的冰块,眼神在北与我之间游离,压在小椅上的臀显得更加浑圆,弯曲着登在椅腿上的腿披着酒吧的冷光,显得白皙细长。(其实她长得并不高)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她,一来只因她的诱人,二来我不象太快喝完我的酒,说实在的,真是够贵。

  一口气喝完剩下的酒,我走了过去," 可以请你喝杯吗?“”你还很小哪。

  “一席黑衣的少妇斜着眼睛看过来,接过侍者递上的酒。确实,在这地方我是个异类,看起来是有点嫩。”嗯……,多大算大?“我总是这样,一个念头,一次冲动。怎么学起别人到酒吧找性伙伴。这么显而易见的疑问我竟找个反问来回答。

  真蠢!然后的对话无聊至极,不知所谓的哲学与电影,讨厌的校园生活(她一副很怀念的样子)。我心里只有一夜情,要不是嫖妓风险太大--她看起来满干净的。不过和她说话也不算太难受,他的香水味很淡,浓烈的气息在我的印象里代表廉价。我们俩对视了一会,我提议出去转转她的车停在远处。我和她来到她的车旁。我对车没什么见识,不过她的浅绿小车倒是很可爱。

  她半醉,打开车门,向我轻轻的扬起嘴角。闪烁飘忽的霓虹灯下,她微微翘起的臀部,沉下去的腰,挤住车门的乳显得更加妖冶。我按耐不住假装去扶她,这个动作并不轻浮,然而我仍感到我潜意识下的期待。我俯身把它靠在车座上,脚站在外面,身体却舍不得离开。我盯着她绯红的脸,轻轻将她前额的几缕头发向后拨。她的头发不长,但柔软而顺滑。嘴唇微微张开,温热的气息扑打着我赤红的面庞,我犹豫不决,窄小的车让我更加烦躁。

  这是信号?抑或是考验?我忘记了我的初衷--这夜我已经很满足了,我对自己说--缓慢的退步,手却被她的小指钩住--一个女性到此为止已经做足了她的全部--我紧紧地抱住她。

  我侧着身子紧紧抱住她,含住她的唇,一只脚还在车外,我是这进取,腰却被车挂挡顶着动弹不得。我辛苦的保持这个姿势,防止热情从拥抱的空隙退去。

  我的舌在她嘴里游动,应该说是被她的舌从这里挤到那里。我担心嘴里有食物的残渣、担心烧神经钻孔崩裂的牙让她感觉不快,不过这些小小的担心早被车内的温度蒸发。我的另一条腿好不容易挤了进来,挤在她的两腿之间。“啊”腿内侧的嫩肉被挤得很疼,她不禁叫了出来。

  他愤慨两腿,让我的膝盖跪在车座上,一只手从我的后腰拿开。她的放松让我紧张,于是狠狠的压住她,这时却感到身子一沉,爬了下去。原来她调整了座椅的靠背,我真喜欢这辆车。在我惊异的时候,她用手托起我的两肋。于是我稍稍放松,调整了一下姿势,把我的左腿也放到她两腿之间,半跪着等待着下一步的指示。她的眼睛瞟向车门,我轻轻地拉上,又摸了摸车窗,确认它藏住了所有的欲火。眼前的女人在等待,而我跪在她的两腿中间。我脱去她的上衣,接着用手掌小心翼翼的把她的短裙卷到腰际,而后我的手又从她的小肚腩向下滑,拇指在她的肚脐上画圈,然后拉起她内裤的带子。内裤的带子在她的腰上印下浅浅的花纹。

  这是一条普通的内裤,没有蕾丝,看不清颜色。内裤包裹着丰茂的阴毛,显得很松软。我一只手不断按着那里,另一只手去解裤带。分身迫不及待,使劲撑着内裤。她很会意,屈起双腿扭动腰肢将内裤褪到大腿根处。我也将内裤拉下来,提起膝盖,将我们俩的内裤拉到小腿上,然后是另一只膝盖,两条内裤卷到一起滚落到地上。黑暗中,手代替了眼,更加加速我的荷尔蒙分泌。大阴唇藏在浓密的阴毛里,轻轻地颤,两片褶皱而又厚实的皮肤已有一点湿滑。我抑制住自己的分身,继续探索。我不想我的第一次慌张而又急躁。这美丽的人参果需细细品尝。

  我又触到两排片细嫩湿润的小肉。

  我这学期才知道女人的尿道于阴道是两个孔,总是担心接错端口。而现在我感到并不那么危险,那里一开一歙欢迎着我。我的食指进入那里。“啊”,一直忍耐着的她又发出短促的叫声。“不要在里面弯曲”。我诚惶诚恐,缩回手来。

  我的分身早就蓄势待发,我惊异于自己的冷静。“冷静得迟钝”是高中的女孩对我的评价,而我现在知道我该做些什么。

  我咽了口唾液,掰开她的双腿,然后抱住她的腰与臀,压了上去。她伸展双臂搂住我的脖颈,等待着冲刺。为了掩饰我的失败,我把注意力转向她的上身。

  她真是个好女人,并没有嘲笑,而是耐心的等候,协调的配合。我们再一次热吻,我的舌与她的舌纠缠在一起,然后溜出他的嘴角,滑过她的眼睑--这是我最喜欢的部分--然后从她的眼角流向她的耳,濡湿她的头发,含住她的耳坠,然后顺着他的脖颈舔舐她的锁骨。这里深藏着女人的性感,不过它并不是特别瘦。与此同时,我的手在她的胸部耕耘。

  我的拇指拉扯着吊带,将连衣裙的上半部分也褪到了腰间。雪白的胴体被黑连衣裙截成两半。然后在她的引导下,胸衣也脱落下来,一对傲小的胸部展现在我的面前,在月光下散着冷光。乳头小如樱桃有点黑,被我的唇反复舔吸玩弄,另一个则被我翻转的右手手掌的食指与中指夹住,来回摩擦,拉起又按进去。然后我又张大口要将左乳整个吞下。她的喘息不断加速。肋下似乎让她更加敏感,我的手于是又从乳滑到她的两类。她也努力伸展双臂让我尽情抚慰。她的腋毛很少,散发出香汗的气味。她的喘息渐渐转为呻吟,鼓舞我再次尝试。她早已按耐不住,向里扭了一下,双腿打开屈起勾住我的臀部,手心摩擦着我的龟头,引导我进入福地。

  她提起腰来,我环抱她的腰,再次用巨柱撞击城门。我的分身感受到阴毛刮过的微痒,然后是肉感的大阴唇,再往前就是那温润的神秘园。“啊呀,呀”这次我可没有停住,而是腰与手臂一齐发力,让性器达到完美的交合。“等一下……毛……”原来她的几根阴毛与阴茎一齐挤进阴道,牵扯她的神经。我腾出手去拔去阴毛而后用手拨弄着她的阴蒂。龟头被小阴唇含着感到了阵阵暖流。然后我继续我先前的动作,分身一下被连推带吸的滑了进去。她再次“啊”的一声叫了出来,这次的声音悠长而婉转,但仍带着克制。我的身体像专为这车而长,平常的身高问题现在变成了优势;而我的分生似乎专为这隧道而涨,而他一下顶到最深处,连我都没想到。

  虽然是第一次但我确定他无法进入得更深,分身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与热度。两边的附睾与她的大阴唇紧紧贴和随我的抽插摩擦,阴毛摩擦发出细琐的声音,性器在淫水的润滑下也啪啪作响。阴道里似乎并不平整,曲径通幽、温暖舒适。我回来了。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。阴道犹如子宫,爱液犹如羊水,分身代替我回归了母体。人都说测体温要用肛表,而此时此刻我觉得要是有阴表才真的精准,这里才有生命的温度。阴道内壁的抽搐,轻声地呻吟,脉搏的跳动与抽插形成了共鸣。她呼我吸,一进一退,一退一进,这是我们俩有了共同的频率。

  我一次次又一次的用力撞击,想要把整个身体都放回去。

  我低沉的吼着,充满急躁,她仍然抑制着,张大嘴,让空气尽量不与声带摩擦。她越是这样,我越是兴奋,更是急促卖力的抽插。她仰起身,抱紧我的脖颈。

  这个亲密的动作却破坏了性器的完美结合。我使劲搂住她的腰,想要把她抱散了,加大臀尖的力度,加快冲击的速度。车座“嘎吱嘎吱”的响着。每当我的分身顶进最深处,我就摇晃她的腰臀,让它们使劲摩擦,她也与我用相反的方向的韵律配合我。分身在里面左冲右突,阴毛在外面相互拉扯,带来挑动神经的欢愉。她的下额卡在我的肩头,随我的动作而发出的急促喘息和温热气息更加刺激着我。

  她小小的乳房被挤扁贴在我的胸前,偶尔我俩乳头的摩擦带来更多的情趣。她一定很享受,因为我似乎听见她在笑。于是我将最后的力量用于冲刺,我知道不久我的分身就会爆发。

  她又何尝不是。内壁的抽搐加速我分身的爆发。她意识到这点想要我射在外面,我却自私的将她紧锁在怀中。终于我忍耐不住,在射精签约时忍耐射精的带来的快感就越大,而我早已忍不住兑现着精门紧锁的报酬。我最后一次的将我的分身送进深处,使劲摩擦,在她阴道的挤压下,射出我压抑已久的欲望。滚烫的精液带动她的高潮,她长叫一声,哗的丢出一股暖流。精液与爱液随着抽搐充满整个阴道,我的分身陶醉在热湿的阴道中。顺着大腿根流出的液体让我感到一丝凉意,却反衬的那里更加温暖。

  我放松下来,沉到她身上。

  慢慢的,我俩平缓了呼吸,相视而笑。她要挣脱我,想穿回衣服。我却更加抱紧她。想起早已拟定的性爱菜单,我的分身似乎又来了性致,而我却感到累了。

  再多的招式逃不开出来进去,行程十万八千里位移却总是十点八公分。我确实累了,而我的分身却好像不属于我,犹自在里面渐渐膨胀,管他呢。我慢慢的翻身,她不说话,默默地配合,我们交换了位置,我抱住她,紧紧地,她盖在我身上,分身依旧膨胀,我却睡着了。

  【完】